【丹罐】迷情 (一)

点文系列第1弹!

丹罐真的超乎意料的多,已经不是极圈CP了是吧是吧~

然后,第一次尝试这样的题材,有点不安但也有点兴奋,希望各位能喜欢~~

◇◇◇

你就像毒一样,让人上瘾。

直至沦陷沉没,至死方休。

◇◇◇

赖冠霖是在一次出任务时发现重伤的姜丹尼尔的。

那时情况紧急,他迫不得已躲进了一栋废弃建筑物,在一个积灰已久的杂物间里发现了他。

当时的姜丹尼尔重伤昏迷,命在旦夕,他却犹豫该不该救他……万一是对方派来的人呢?

可是又一想,他都重伤了也不能做什么,赖冠霖牙一咬帮他简单处理了胸前那被钝器刺伤的伤口,不知是被谁刺的,那力道之大血肉外翻,胸前的衣服被大片血迹晕染,赖冠霖还注意到地上有蜿蜒的血痕,怕是眼前之人尽了全身之力躲到这来时留下的。

基本上来讲,虽然他不是专业学医的,但只要是在组织受训的特务都是受过基本医疗训练、野外求生训练,知道如何给伤口止血、甚至是如何挖出伤口里头组织坏死的血肉,以防伤口感染等的,像姜丹尼尔这样的就需要带回组织用更好的医疗设备检查给队医治疗,但他现在先进行简单处理跟包扎暂时也是死不了。

给姜丹尼尔处理完伤口后,赖冠霖松了口气,这才意识到腹部传来隐隐的钻心疼痛,他这才想起他腹部也有个刚才一时不察被袭击而留下的伤口。

小心的掀开了衣摆,血肉模糊的伤口让他皱了皱眉,这情形比他想像中还要严重。

简单处理过伤口后,他这才完全放下心来,但多年做任务出生入死的经历让他本能的对周遭保持高度警觉跟敏锐,时时在注意着周遭的情形。

刚刚那群人貌似没追来的样子……

没有脚步声,从头顶的小窗照耀进来的月光给予了这狭小的的空间一点的明亮与透澈,四周静悄悄的,赖冠霖不由有些恍神。

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经历了。

这几年来他做任务很少会有失误的时候,都是乾脆俐落的解决后悄声无息的潜回组织,没想到这次却失手了。

瞥了眼身旁仍昏迷不醒的人,脸有一部分暴露在从头顶照下来的月光中,赖冠霖发现他眼角有颗淚痣,即便眼睛闭着都能知道这人应该是很受欢迎的那种,只是不知为何受了伤还出现在这里。

也许是其他组织的人?

像赖冠霖所属的组织一样性质的也有,都是专门培训特务做些政府并不允许更甚明令禁止的非法勾当跟交易,不然就是去窃取一些国家机构的机密文件,像是前阵子出任务的李大辉,就是卧底窃取这类文件,结果不知为何竟爱上了那里的负责人,任务失败什么都没拿到不说,竟然还毫发无伤的回来了,问他事迹有没有败露也是欲言又止。

其他人只知道他是任务失败,身为从小一起长大共患难过来的至交,赖冠霖知道的却是比谁都要多的多。

就比如说那晚李大辉哭着跟他说他被玩弄了感情,那人早就发现了他的身分跟要做的事,却什么都没说的引诱他付出了真心与全部情感,甚至是亲口跟他坦白了自己是卧底,结果最后的最后,李大辉得知了自己被欺骗,所有的付出都不过是一场儿戏,于是他连夜出走,回了组织。

赖冠霖除了安慰还是只能安慰。

他没法跟他说,咱们身分特殊本来就不应该付出太多真情实感,尤其是做任务这种事情,不应该浪费那种时间去谈情说爱,可以逢场作戏,但真枪实弹的来还是算了,身分不一样本就不可能会有什么结果。

但李大辉哭的跟什么一样,想必是受伤很深,赖冠霖估计自己再说出这种话他应该只会更受刺激,于是赖冠霖除了不停递面纸跟说些安慰的话就没再做些什么了。

说真的赖冠霖觉得自己所属的组织还算人性化,任务失败就替组织做些日常任务偿还被扣取的积点,像李大辉现在就是在医疗小组那边打下手,暂时不出任务了,权作调适心情。

就不知眼前这人若真是别的组织的会是来做什么任务的?那钝器都刺进胸口了,离心脏也没多少距离了。

这样想着,赖冠霖渐渐盯着眼前之人的脸入了神,所有的警戒跟敏锐似乎也在知道此时的境况没有危险,是安全的后逐渐消融,一下子放松下来的身与心随之而来的是疲惫与困意,赖冠霖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一天一夜都没好好躺下来睡过觉了,加之又受了伤,意识开始逐渐模糊……

不行、不能…睡…

靠着墙,他终是抵抗不了的缓缓阖上了双眼。

◇◇◇

赖冠霖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廉的是一片白色,鼻间彷彿还嗅到淡淡的消毒水味。

这陌生的一切让他立时惊醒,猛地坐起了身,环顾四周一片纯白,自己在一个看起来像是病房的地方,身旁还有拉起的廉子,廉子后头是另一张病床。

——这里是哪?!

正当他陷入一片惶惑中时,门外传来说话的声音。

“我们不知道他的身份来历,贸然把他带回来好吗?”

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响起,话语是藏不住的担忧。

“我带回来的我自然会负责。”

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带着几许哑意。

“现在告诉我,他情况怎么样?”

“没有大碍。伤口不深,且已经被简单处理过,所以消毒上药之类的很顺利,恢復良好。”

那个男声顿了顿,“这么说,老大你的伤口也是他处理的了?还真挺不错,省了我治疗上的一些麻烦。”

“少啰嗦。”

两人说话间门被推开了,赖冠霖一惊立时躺下闭上眼睛。

踏踏踏的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近,直至停在他病床边,赖冠霖心里更加紧张了,睫毛不自觉轻微颤抖。

金在奂掀起他的衣服,又检查了下,这才抬起头对姜丹尼尔道:“看起来是没什么问题了,就是需要休养一段时日,固定換葯。”

“嗯。你先出去吧。”

“……老大?”这是利用完就丢的概念吗?

姜丹尼尔轻飘飘的瞥了他一眼,金在奂只得提着医疗箱灰溜溜的走了。

“碰”的一声,门关上了。

寂静的空间内只剩躺在床上装睡的赖冠霖与站在床边,紧盯着赖冠霖神情意味不明的姜丹尼尔。

赖冠霖可以感受到那彷若化为实质般凝滞的空气,还有那流连在他脸上带着灼人热度的视线,一时心里更是忐忑。

“还不起来吗?”突然,他开口了。

……被发现了?

即便心里有些没底,但也怕这是他试探的手段,赖冠霖仍然没有任何动静,双眼依旧紧闭着。

唇悄然勾起,姜丹尼尔越发觉得这个被他带回来的男孩子有趣极了。

走近了他,手指轻捏住那线条圆润的下巴,他弯下身子凑近赖冠霖的脸庞,鼻息的热气打在赖冠霖脸上,令赖冠霖感到有些难受,然后,他低低的笑出了声。

“我说真的,还不起来吗?”

带着调笑意味的低沉嗓音近在耳畔,然后赖冠霖感受到耳垂被什么温热包覆,湿热不已——

猛地推开身前的人,赖冠霖睁开眼睛坐起了身,睁着那双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跟羞愤的看着他,还拿衣袖用力抹了抹那被不明液体沾染过的耳垂。

姜丹尼尔见此一个没忍住又笑了出来。

“总算愿意醒了?”

“你做什么?!”

“叫你起来?”

“不用这样叫!”

姜丹尼尔笑的更欢了,看着眼前炸毛的少年不知为何就是会升腾起想要逗一逗他的心思。

“你叫什么名字?”突然,姜丹尼尔问道。

赖冠霖一愣。

组织的规定是,在外做任务一向都是用代号,只有回到组织后才可以用真实名字交流,但现在的情况显然是不能用代号,但也不能用真实名字以免被查到真实身分……

“嗯?怎么不说话了?真生气了?”

见赖冠霖突然沉默,姜丹尼尔挑了挑眉。

“随便你怎么叫,我没有名字。” 赖冠霖实在是想不到更好的解决方案了,只能破罐子破摔了。

“那叫你小猫咪如何?”

赖冠霖炸毛的样子真的跟他以前养的那隻猫一模一样,可爱极了。

“——不行!” 赖冠霖睁大双目,下意识反驳。

早知道随便取个什么小名都比叫小猫咪要强得多!

“那就这样了,小猫咪。”

姜丹尼尔笑咪眯的无视了他的意见,擅自摸了摸他的头。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眼睁睁看着小猫咪这个绰号成为无可改变的事实,姜丹尼尔就这样一脸逗完猫心满意足的表情走人后,赖冠霖没忍住摊了身子,一脸无力。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刚刚那个人的身分貌似也不简单……

总之,他不能一直待在这,必须赶紧跟组织取得联繫才行……

——最重要的是,他不要叫小猫咪!

—待续—

别看第一章是甜的以后就…嗯我不多说了。

评论(5)
热度(176)

企鵝短髮美爆了簡直😭😭😭